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休夫计》休夫计皇商相公 妖孽受 休夫计精彩阅读

更新时间:2021-11-29 15:02:45

《休夫计》休夫计皇商相公 妖孽受 休夫计精彩阅读 连载中

《休夫计》

咪乐|直播|平台|官方下载 不过在此之前,西蒙斯本赛季的超强表现,无疑让他基本锁定最佳新秀奖杯。

来源: 作者:平舒道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陆昭锦,叶幼清

《休夫计》作者:平舒道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陆昭锦,叶幼清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“洞什么房?”陆昭锦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跳着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洞什么房?”陆昭锦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跳着脚回身亮出了爪子,“你要跟谁洞房?”

呸!陆昭锦已经将自己大家闺秀十五年的矜持丢在脑后,狠狠鄙视自己一句,你紧张什么!

“谁要跟你洞房!”眼睛瞪的溜圆,陆昭锦指着房门喊道:“你出去,出去!和我这种残忍的女人洞什么房!”

果然,烈马开始撂蹶子了,还带着小野猫似得利爪,时时刻刻准备着给他来上一掌。真是太有趣了!

“你是我三书六礼明媒正娶来的媳妇,不跟你洞跟谁洞房啊?”叶幼清逗上了瘾,嘴上不闲着手也没停随随便便伸手一捞,就将陆昭锦手腕抓在掌心,斜睨周遭,剑眉立着,冷声:“还不滚?”

绿绮脸上都笑开了花,赶忙轰着小丫鬟们退下,自己也拉着滞后的绿乔往外走,关门时还不忘做个鬼脸。

手腕被他攥得并不紧,皮肤却一寸寸地火辣起来,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喷薄着热气,酥麻难耐,仿佛触电似得一瞬间从头皮直通脚底。

又中毒了?陆昭锦赶忙转了转手臂,叶幼清倒是识相,见人都走光了,顺势松开。

“二爷到底什么事,可以说了吧?”陆昭锦隔着袖子蹭了蹭手腕的皮肤,缓解热麻的感觉,她可不信叶小霸王会无事来登三宝殿。

叶幼清看着她一脸嫌弃地攥着手腕顿时瞪了眼,他又是要脸面的人,梗着脖子道:“当然有事,我来看着你。”

“看着我?”过了最初的震惊,陆昭锦理智回神,立刻相通了其中关窍:“你是怕我去找叶侯告状。”

“你倒是聪明,只是这心思总不放在正地方。”叶幼清大咧咧评价,越过陆昭锦就往里间走去。

陆昭锦顿时恼了,什么叫她不把心思放在正地方?

“正地方,哪里是正地方?是我为求自保错了?还是在你面前残忍揭穿叶幼涟的伪装错了?”陆昭锦扭身质问。

她到底学没学过为妻之道,就是这样同夫君顶嘴死犟的?

叶幼清自问虽然陆昭锦用了最残忍的方法告诉他真相,但他并没有怪罪的意思,也没责备过她半句。

因为比起被蒙在鼓里事事欺骗,他宁愿酣畅淋漓地痛上一把,将伪装戳破。

他都这样了,她还想怎么样?难道非得让自己感恩戴德地拜谢她的拨云见月之恩?

真不知道她小小年纪,哪儿来的那么大火气,还有这又冲又犟的倔脾气!

“这件事是涟妹错了,可你毕竟是她嫂子,是长辈,难道你还想揪着不放!”叶幼清可不是什么好脾气,立刻转身,针尖对麦芒地回敬过去,“多大的事儿,也没伤到你,就数你刁钻。”

“我就是刁钻。”陆昭锦瞪眼扬颚,模样说不出的倔强,看着叶幼清气绝模样心里才有几分舒坦,冷声:“那请问叶世子,令妹可有对她的错事悔过?是否同我道歉赔罪过?”

叶幼清站她身前,俯视矮他一头多气势却不弱的陆昭锦,皱眉道:“涟妹脾气倔强,既然已经哭泣悔过,你……”

“哭?叶世子是在开玩笑吗?”陆昭锦冷笑着翻了个白眼,“什么时候起,哭就代表了道歉?”

不用说也知道,这个概念必定是叶夫人今晚的杰作。

叶幼清虽然顽劣霸道,但对这位能放弃长公主之尊,在家相夫教子的贤良母亲的话一向言听计从。

“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,她哭就不会受到责备和惩罚,那你觉得这个人会发展成什么样?”

“是不是在你眼里,虽然我被伤害了,但犯错的她哭了,我就该去该去安慰她?如果我不安慰她,就是我不够大度,就是我的错?”

陆昭锦声音冷冷,连珠弹似得紧跟着道:“所以,归根结底,犯错的人只需要流下几滴眼泪,那么受伤害的人就得原谅她,甚至还要忍住难过去安慰她?否则错误就转嫁给了被伤害的人,是这个道理吗?叶世子。”

陆昭锦的话说的弯弯绕,叶幼清却听懂了。

这是一个人犯错后的选择问题,她认错道歉是一条路,她故意哭泣是另一条路。

哭泣虽然可以表示悔过,但也无形中给被伤害的人套上了道德枷锁,甚至被有心人利用。

如果不肯原谅,那么就会被人认为是小气,对方都哭了,你还想怎么样?

因此就会有很多人选择违背自己心意去原谅,甚至会不经意的讨好,以显示自己的大度。

虽然对方从头至尾并没有用任何途径说出对不起三个字,只是用不知缘起的泪水,就换来了大面积的支持声。

叶幼清如一株挺拔青松,披霜戴雪地站在那里释放寒气。

他承认陆昭锦说得都对,他也承认她倔强的模样煞是好看,可他不想承认的是,这个女人至始至终都没有以叶侯府世子妃的身份考虑过任何事情。

如果她考虑过一星半点,以她的聪慧就不会想不到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。

她一直在以陆昭锦的身份,甚至是局外人的身份分析着一切,是不是意味着,她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。

想嫁进侯府,想做个高高在上的世子妃。

“陆昭锦,你是不是就盼着我休了你呢?”叶幼清眉峰如山,声音冷峻。

陆昭锦一怔,显然误会了叶幼清前言不搭后语的话,以为他在威胁说要休了自己。

这一世,这一天竟然来的这样早。

她还有好多事没做,好多愤怒、羞辱、冤屈还没有洗清,就要再次成为叶家的弃妇了?

是该说自己的休夫计太过成功了吗?

“我……”陆昭锦目光一滞,声音卡在喉咙里,刚想开口,就听叶幼清喝道:“你想得倒美!”

“我父亲明早就出征了,你以为我会在这个时候由着你胡闹?”叶幼清抢白道,伸手就拉住陆昭锦手腕将她拽到里间,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语气中的几分急躁与恼火。

这女人脑子里都塞了些什么,居然不想当他叶家的世子妃?

叶幼清为自己找了个很好的理由,父亲出征前夕自然不能令他担心,所以自己理所当然的要留住她。

陆昭锦心思通透,一句话就听明白了叶幼清的意思。

所以,他是为了叶侯安心出征才来看着自己的,不是为了偏袒溺爱叶幼涟?

难怪他刚才那样生气,站在被叶侯一心保护的儿媳妇角度,她本该第一时间想到这点的。

那么,他不肯休妻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了?

谁稀罕!陆昭锦心里没来由的就蹿上几把火,冷笑一声,扭头瞪着叶幼清:“我就偏要告状,你又能如何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百度